lô đề hôm nay(www.84vng.com):lô đề hôm nay(www.84vng.com)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lô đề hôm nay(www.84vng.com)game tài Xỉu lô đề hôm nay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lô đề hôm nay(www.84vng.com)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

出品 | 虎嗅青年文化组

作者 | 木子童

编辑、制图丨渣渣郡


本文首发于虎嗅年轻内容公众号“那个NG”(ID:huxiu4youth)。在这里,我们呈现当下年轻人的面貌、故事和态度。


中国有四大名著,日本有“四大冥著”。

 

指的不是小说,而是漫画:剧情黑暗致郁,人气角色说死就死,让人不忍卒读,但又实在太好看,让人舍不得不看。

 

其中三个,《进击的巨人》、《咒术回战》、《宝石之国》已经被改编成动画,个个说起来都是破圈级名作。

 

而本月,“四大冥著”中的最后一块拼图终于补齐——《电锯人》登上荧屏。

 


做为“四大冥著”压轴之作,《电锯人》火到什么程度?

 

还没有播出,全球粉丝就把先导PV顶上了热搜。

 

播出以后,IMDB评分9.1,豆瓣评分9.2。观众纷纷在微博上对作者送出“和平美好”的祝福:

 

 

这部血浆与脑洞齐飞的cult邪典究竟好在哪里?

 

闲话少说,正片开始。


 


《电锯人》的故事,设定在一个有恶魔的世界。

 

恶魔诞生自人类的恐惧。

 

人类害怕什么,就会有什么恶魔出现。

 

有人害怕鲨鱼,于是有鲨鱼恶魔,有人害怕枪支,于是有枪之恶魔,害怕的人越多,恶魔越强大。

 

番茄这种不知道为啥会有人害怕的,就是低阶恶魔。当然,全片安排它第一个挨宰,可能只是接下来狂撒番茄酱的暗示。


有恶魔,自然有恶魔猎人,主人公电次就是其中一员。

 

少年电次因为背负了父亲留下的巨额债务,不得不替黑帮打工还债,因此过着极端贫困的生活。

 


在黑帮控制下,他和幼时救下的小狗——“电锯恶魔”啵奇塔一起,以恶魔猎人的身份斩杀低级恶魔,换取酬劳。

 

 

一天,贪心不足的黑帮妄图利用“僵尸恶魔”的力量,反而被僵尸恶魔控制,设局围杀电次,电次濒死。

 

啵奇塔牺牲自己,化身电次的心脏,让电次复活,并拥有了变身“电锯恶魔”的力量。

 


随后电次被闻讯赶来的公安人员玛奇玛接收,成为公安的恶魔猎人,和公安伙伴共同踏上斩杀强大恶魔之路。

 

 名场面:玛奇玛的拥抱


如果仅止步于第一集,这看起来就是个中规中矩的王道热血故事。

 

对照耳熟能详的“死火海”,看了开头,就能猜到结尾。

 

但既然被称为“冥著”,《电锯人》当然不会这么简单。

 

实际上,不论从作画、角色还是世界观来说,它都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传统热血少年漫。

 

有人专门给这匹混在热血漫里,刀死人不偿命的“害群之马”起了个新名字——冷血少年漫。


有多少人是被这样的玛奇玛小姐骗进坑的?


血浆

 

少年漫,主角是少年,读者是少年,虽然不必像《哆啦A梦》一样和平,但死亡、血腥一类的画面,一般也是能艺术化表现就艺术化表现。

 

比如《海贼王》中常见的一脑袋包


直到出了个《进击的巨人》,一上来就是大嚼活人,鲜血与断肢顺着巨人的牙关滑落,面对残酷的死亡,镜头没有丝毫闪避,赤裸裸地怼到观众眼前。

 

这段血腥暴力的名场面,让《巨人》一集封神。

 

同样表层视觉上的官能刺激,《电锯人》只多不少。

 

因为太会派发番茄酱,藤本树有个诨号——“漫画界的昆丁”。

 

这一次改编的动画版,几乎对照他嗑药般的B级片原画,做了一比一复原。

 

开局就是僵尸肢解电次,电次血洗僵尸,嗡鸣的电锯声里,眼球和内脏齐飞,残肢共血浆一色。

 

 


大特写对准濒死绝望的眼球,渐起细密的血丝。

 

 

 

结束后,仓库战场红痕遍地,宛如血色婚礼。


制作动画的MAPPA社,在画面上是下了老本。


动画没来得及展现的藤本树暴力美学,还有近乎克苏鲁的诡异一面。

 

不用一点血浆,也能让恐惧顺着骨缝爬进你冰凉的胃里。


有时候简直让人疑心他被伊藤润二灵魂附体。



枪之恶魔,没有形象,没有台词,藤本树只用了几段旁白来描述它:

 

“登陆美国124秒,54万8012人死亡。”

  

“登陆苏联210秒,15万5302人死亡。”

 

“登陆加拿大7秒,8481人死亡。”

 

“登陆夏威夷0.8秒,780人死亡。”

 

“登陆墨西哥2秒,6088人死亡。”

 

“枪之恶魔在大约5分钟内杀死将近120万人后,销声匿迹至今。”

 

 

黑暗恶魔,现身的瞬间空间骤变,黑暗吞噬背景,唯余一排宇航员组成的红毯。

 

宇航员腰斩般上下身分离,双手却还在虔诚礼拜,仿佛无知无觉的蝼蚁,静候旧日支配者的君临。

 

即使不知道剧情上下文,也能从画面中立刻感受到来自深空的窒息。

 


还有“万圣节图书馆”、“玛奇玛生姜烧”之类的邪性脑洞,这里就不再展开,留给各位自己探索。

 

总之一句话:没点儿大病在身上,绝对想不出这些“冥场面”。

 

野狗

 

电次也不是传统的漫画主角。

 

没有上过学,没有接受过社会教化,所以没有伟光正的主角道德光环,没有崇高的理想。

 

最大的内驱力是食欲、性欲和生存欲。


与其说电次是人,不如说更像一条野狗,全凭动物般的本能在行动。


OP中,电次吞下玛奇玛递出的僵尸蜗牛,也暗示了二者的支配与精神控制


在强调正义、勇敢与善良的《JUMP》系少年漫里,电次甚至“真实”得有些格格不入。


他贫穷。

 

为了还债,每天啃白面包片果腹,能想象的最大美梦是:

 

“吃一片涂了果酱的面包,和女孩子一起在家里打电动,再相拥入睡。”

 

 

他好色。

 

因为一句“可以摸胸”的承诺,乐意找恶魔去拼命。

 

与宅男恶魔战斗时,说什么也不肯变身电锯人,因为怕地上的成人杂志被血液溅污。

 

 


他还见异思迁,毫无节操。

 

拥抱、摸胸、接吻、约会,每个人生第一次都属于不同的女孩。

 

上一秒还在哀悼恋情的无疾而终,下一秒就成了别人的“舔狗”。

 

 

没有道德观念,不想拯救世界。

 

加入公安和恶魔战斗,不是因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只是因为如果不这样做,就会被主管玛奇玛小姐当恶魔杀掉。


 


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漫画里的英雄,更像个现实世界随处可见的基本款男性。

 

但他小狗般天真直白的脑回路,又总是给过于社会化的我们带来意外的触动。

 

他从不怨愤。

 

不恨黑帮人心不足,招惹僵尸恶魔,因为理解“大家都想要更好的生活”。


 

很好满足。


一顿正常的早餐,就能把他骗走。 



他也从不掩饰自己的欲望,不怕被嘲笑。

 

不管是多么“低级”的愿望都会大声地喊出来,拼命去追求。

 

 

他不想死。

 

即使被黑帮压得低到尘埃里,挣扎着也要活。

 

但他也不怕死。

 

因为如果死去,就可以把身体留给啵奇塔,让这唯一的“亲人”自由平安地开始新生活。

 

 

看着电次一步步从“野犬”成为“家犬”,吃上果酱面包,得到女孩的拥抱,和人接吻,找到朋友,明知道他好色得可恨,却还是忍不住跟着嘴角上翘。

 

达尔文法则

 

当然,抛开作画和角色,《电锯人》成为“冥著”,最具决定意义的还是世界观。

 

以任何看普通少年漫的经验对《电锯人》设置阅读期待,都是自讨苦吃。

 

它就是铆足了劲儿跟传统对着干,永远在预判你的预判。

 

如果说,“死火海”是正义与善良的成人童话,那么《电锯人》就是实力与理性的达尔文丛林。

 

靠爱与热血取胜的圣斗士流完全失效。

 

爱和口号毫无用处,善恶之分无足轻重。

 

正义的弱者即使献祭一切,也无法给邪恶的强者造成哪怕一丝伤害。

 

献祭得来的力量被巨蛇一口秒掉


强者没有道德,没有怜悯。

 

即使主动投降,乞求宽恕,屠刀依旧落下。

 

所有求饶只是:“尸体在说话。”

 


世上没有因果报应,天道循环。

 

实力不足却勇敢坚持的人,没有高光时刻,只有尘埃一样的死亡。

 

胆小懦弱打退堂鼓的人,却能远离风波,平安生活。


以上人物命运完美对应此条规则


前期花了多少笔墨来渲染,完全无法成为判断角色命运的标准。

 

铺垫了几十话的大BOSS,可能一出场就被秒杀。

 

连名字都没有的普通路人,转手就把主角团杀个无人生还。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电锯人》中除了电次和坏女人,谁也没有主角光环保护。



《电锯人》疯成这样,作者藤本树得负主要责任。

 

或者说,藤本树本人,就是一个现实版的电次。

 

俗话说,天才和疯子之间,往往只有一线之隔,在藤本树身上,这条线可能是条虚线。


 

脑回路清奇的电次,简直像是他本人的素描。

 

电次受过穷,珍惜每一口食物。

 

这种执念强烈到近乎变态。

 


藤本树也受过穷,见什么都想往嘴里塞。

 

年轻时,养的小鱼死掉了,女友拜托藤本去公园埋掉,藤本因为挖不动土决定放弃,但转念一想,小鱼就这么扔掉怪可惜的,于是一口吞到了肚子里,结果第二天犯了肠胃炎。


 


那时他刚毕业,不愿打工,一心只想画漫画,穷得叮当响,经常逮着什么吃什么,多年后一次采访,记者问他,最想对年轻的自己说什么,他答道:

 

“捡来的东西别乱吃。”

 

电次战斗疯起来不要命。

 

藤本树也不要命,不过是不要别人的命。

 

在美术大学,藤本发现自己画工技不如人,当即立下一个吓坏了同学的志向:

 

“如果4年后我还不能超越这些家伙,那就把他们统统杀光!”

 

 

电次从不避讳袒露自己的欲望,不管这欲望有多上不得台面,都不怕大声说给人听,然后一门心思地去完成。

 

藤本树也是日本人中少有的,不怕被人嘲笑急功近利、野心勃勃的漫画家。

 

一次新年,大年三十零点刚过,藤本树的责编林士平就收到了他的邮件。

 

不是拜年,而是交稿:

 

“新春快乐!那个,上回说的新想法的分镜完成了,请你看看。”

 

给《少年JUMP》写新年寄语,别人都是平安祝福,藤本树写:

 

“不要腰斩!”

 

这两笔字儿,可以说是非常敷衍了


电次的脑子里只有姑娘,藤本树的脑子里只有漫画。

 

有一天,藤本和林士平见面,上来第一句话就是“连载结束了”。

 

林士平一愣,连载还没开始,怎么就结束了?

 

藤本说,是脑内连载结束了。原来他平时在脑子里同时连载着5部漫画,自己和自己玩儿。

 

高中时期,他还在脑内创办过一本杂志,同时连载7本漫画,自己决定哪本可以出单行本,哪本要腰斩,有时候被自己的作品感动到,上着课都忍不住眼泪汪汪。


 

打开各国搜索引擎,键入“藤本树”你会发现,这两年大家都在问同一个问题:

 

藤本树是精神病人吗?



藤本先生的疯事儿实在太多,除了以上这些,为了证明自己会飞,他还特意给给粉丝录制过夜猫虎子成精一样的超低清视频。

 


推特上,他捏造了一个小学三年级女生的人设,做为自己的账号。


自称“藤本树的妹妹,最喜欢的漫画是哥哥的《炎拳》和《电锯人》”。

 

小学生发言三连:今天给我切了苹果吃,苹果有营养,好极啦;今天给我切了桃吃,桃有营养,好极啦;今天给我切了梨吃,梨有营养,好极啦。

 

这件事保密做得太好,主要也是太离谱,连林士平都不知道。

 

当林士平发现有这么个账号,经常发一些只有内部人士才知道的绝密信息的时候,吓了一大跳,赶紧告诉藤本:“你有个恐怖的私生饭你知道吗!”

 

藤本两手一摊,不好意思,正是区区不才我本人。


综上所述,以藤本的精神状态,真是写出怎样离谱的剧情来都不稀罕。 



2020年《鬼灭之刃》席卷全球时,不少人大感费解,这样一部毫不新奇的动画为何能刷新《千与千寻》的票房纪录,成为日本史上最畅销的动画电影?

 

评论家不得不绞尽脑汁去思考,如何才能解释得通“年轻人的鬼灭狂热”。

 

但《电锯人》的流行,完全不需要评论家费心注解。

 

只要去看,人人都能理解为何它被期待为“继eva,钢炼,巨人之后的,新十年霸权番”。

 


正如我们在第一节所说,它几乎解构了传统少年漫画的一切成规。

 

藤本树自己也总结过:

 

“看我的漫画的人,我想估计都是看腻其他一般性漫画的读者吧!”

 

当然不是说一般性漫画不好,只是不论哪种题材和创作范式,都有它的生命周期。

 

当昔日承载热血与自由幻想的漫画,渐渐成为“行活儿”,一样的主人公喊着一样装模作样的台词靠嘴遁升级,一样的反派流着一样的眼泪回忆童年阴影,读者不必多么老练,都能一眼看穿剧情发展。

 

《火影》完结,《死神》烂尾,还在坚持看《海贼王》的人,情怀早已胜过兴趣。

 

《电锯人》同期的《死神:千年血战篇》,热度也难及当年


传统热血漫走到这一步,已然行将就木,像藤本树一样生于90年代的新读者,需要新的故事。

 

于是,满世界千篇一律的正统少年漫画里,泥石流般的《电锯人》异军突起。

 

没理想没道德没文化,真正地“脱离了高级趣味”。

 

清新自然不做作,处处透露出一股纯野生精神病的喜人气息。

 


每一个孩子的自我,都是在反抗父母的过程中得以构建。

 

《电锯人》也在悖逆传统中,找到了新时代少年漫画的边界。

 

更加成人、残酷、黑暗,正如经济失速期,社会投影在年轻人心中的镜像。

 

爽文套路和打怪升级当然依旧好用,但一切要建立在承认现世残酷的前提下——唯有如此背景,才能提供实感与认同的合理性。


也唯有在充分认识到世界残酷的前提下,偶然闪现的温情,才更令人触动。



少年漫画从“成人童话”走向“残酷物语”,早在十年前《进击的巨人》动画化时,就已初现端倪。

 

纵观这十年的口碑大作,少有合家欢作品,个个手起刀落,毫不手软。

 

《咒术回战》不必多说,“四大冥著”榜上有名。

 

就连中正平和的《鬼灭之刃》,都在后期大发便当。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鬼灭之刃》前期连载成绩平平,正是在中后期大量发刀开始,人气飙升。

 

 

在弑杀旧神,建立新秩序的探索中,《鬼灭》和《咒术》走在前面,而《电锯人》比它们走得更远。

 

这部颠覆、疯狂又迷人的作品,带来的是创作中久违的自由气息。

 

告诉我们,原来离开前辈的成功经验,漫画还可以这么画。

 

不单日本,它的开创性在全球也广受认可。

 

今年10月8号,美国哈维奖的最佳漫画奖项再次颁给《电锯人》。

 

哈维奖是由全球漫画专业人士共同投票选出动漫届重要奖项,《电锯人》是有史以来唯一一个连续两年蝉联该奖项的作品。

 


接手《电锯人》动画制作的MAPPA社,更是信心爆棚到直接开启豪赌。

 

MAPPA宣布,在《电锯人》的制作中挑战日本的“制作委员会”制度,不与其他制作委员分摊成本,由自己一家动画公司独立承担所有制作费用。

 

这意味着,一旦市场表现失利,MAPPA可能直接面临破产风险,当然,如果成功,那么赢家通吃。

 

做为制作过《咒术》、《巨人》和《冰上的尤里》的顶尖动画制作公司,MAPPA的眼光向来以毒辣著称。

 

这次不光独资开发,还大手笔地请米津玄师制作OP配乐,ED更是一集一个,整整准备了12个版本。

 

米津玄师手绘海报



大手笔的OP,致敬多部经典电影

 

而《电锯人》动画版持续维持高位的口碑,也不负重望。


除了三渲二的老毛病依旧微受诟病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在狂欢有生之年等到了会动的玛奇玛小姐。



在《电锯人》的世界里,电锯人是恶魔的送葬者,相传每一个恶魔死于地狱转生人世前,最后听到的都是电锯拉响的声音。

 

而在现实中,电锯人也在扮演另一个送葬者的角色。

 

当日本动漫制作人才流失海外,本国漫画市场被韩国网络漫画快速蚕食。

 

它嗡鸣着肢解早已被听腻的正义口号,送走面泛油光的旧日英雄。

 

当躺平、内卷和低欲望组成新一代人的身份标签,童话不再是有效的安慰剂。

 

我们需要一些更加深刻、冷峻,或者至少是承认现实糟糕的叙事。


一个首先承认残酷的成人故事。

 


快乐的画面,却是令人心酸的困顿

 

然后这残酷的故事里将出现一个电锯人,他一无所有,但依旧有力量像野犬一样热烈地追逐欲望。

 

得到着,也失去着,从未觉得羞耻。



usdt收款平台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日本“四大冥著”,终于凑齐了
发布评论

分享到:

欧博开户:兰州:万亩黄梨香满城,十月梨园醉金秋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